主页 > 科幻空间 >

金庸获赔188万元!“同人作品内地第一案”宣判

编辑:凯恩/2018-09-02 11:05

  原标题:金庸获赔188万元!“同人作品内地第一案”宣判

  虽然杨治创作《此间的少年》时仅发表于网络供网友免费阅读,但在吸引更多网友的关注后即出版发行以获得版税等收益,其行为已具有明显的营利性质,故杨治在图书出版、策划发行领域包括图书销量、市场份额、衍生品开发等方面与查良镛均存在竞争关系,双方的行为应当受到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制。

  ?2002年,该作品由西北大学出版社出版,书名为《此间的少年:射雕英雄的大学生涯》;《此间的少年》另在多个年份均有出版版本,并刊有“出版单行本行销中国,迄今历5个版本,110万册”等简介内容。

  杨治、联合出版公司、精典博维公司应立即停止涉案不正当竞争行为,停止出版发行小说《此间的少年》并销毁库存书籍;

  ?2015年12月 16日,案外人明河社出版有限公司委托广东显德律师事务所律师向联合出版公司邮寄《律师函》,主张《此间的少年》侵害了查良镛及明河社的合法权利,同时构成不正当竞争,并要求停止侵权。

  查良镛请求法院判令杨治停止侵权、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赔偿其经济损失500万元及合理开支20万元。联合出版公司、精典博维公司对小说《此间的少年》存在的侵权情形未尽审查职责,应就其策划出版《此间的少年》十周年纪念版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与杨治承担连带责任。被告广州购书中心销售侵权图书,也应承担侵权法律责任。经天河法院审理查明,查良镛所著《射雕英雄传》《笑傲江湖》《天龙八部》《神雕侠侣》四书(下称“金庸作品”)由三联书店于1994年5月在内地出版,对应新修版由广州出版社于2013年4月在内地出版,查良镛及其作品均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及影响力。

  金庸 网络图 案 情 经典人物名称被大量使用 金庸索赔520万元据查良镛向天河法院起诉称,杨治创作的《此间的少年》未经其许可,照搬其作品中的经典人物,包括人物名称、人物关系、性格特征等,在不同环境下量身定做与其作品相似的情节,对其作品进行改编后不标明改编来源,擅自篡改人物形象,严重侵害其改编权、署名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及应当由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

  争 议 是否侵犯著作权?天河法院综合原被告双方的诉辩意见及查明事实,归纳案件4个争议焦点,其中核心关注点是:《此间的少年》是否侵害查良镛的著作权;被告杨治、联合出版公司、精典博维公司、广州购书中心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背 景 判决对“同人作品”发展有一定指引凤凰彩票(fh03.cc)意义“同人作品”是指借用知名小说、漫画等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姓名设定等元素的“二次创作”,人物名称会和知名作品保持一致,但故事情节、发生时空等与知名作品还是有着较为显著不同。

  从整体上看,虽然《此间的少年》使用了查良镛4部作品中的大部分人物名称、部分人物的简单性格特征、简单人物关系以及部分抽象的故事情节,但上述人物的简单性格特征、简单人物关系以及部分抽象的故事情节属于小说类文字作品中的惯常表达。《此间的少年》并没有将情节建立在金庸作品的基础上,基本没有提及、重述或以其他方式利用金庸作品的具体情节,而是在不同的时代与空间背景下,围绕人物角色撰写故事的开端、发展、高潮、结局等全新的故事情节,创作出不同于金庸作品的校园青春文学小说,且相应故事情节与金庸作品截然不同,情节所展开的具体内容和表达的意义并不相同。

  在此情况下,《此间的少年》与金庸作品并不构成实质性相似,《此间的少年》是杨治重新创作的文字作品,并未侵害查良镛所享有的改编权、署名权、保护作品完整权。

  这样二次创作小说并出版售卖,是否构成侵权?8月16日,广州市天河区法院对查良镛(笔名:金庸)诉杨治(笔名:江南)、北京联合出版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联合出版公司”)、北京精典博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精典博维公司”)、广州购书中心有限公司(下称“广州购书中心”)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一审宣判,判决杨治不构成著作权侵权但构成不正当竞争,赔偿查良镛经济损失168万元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产生的合理开支20万元。

  判 决 《此间的少年》停止发行并销毁库存综上,广州天河法院作出以下判决:

  杨治、联合出版公司、精典博维公司应在《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中缝以外的版面刊登声明,同时在新浪新闻首页显著位置连续72小时刊登声明,向查良镛公开赔礼道歉,并消除不正当竞争行为所造成的不良影响;

  《此间的少年》以营利凤凰彩票(fh03.cc)为目的多次出版且发行量巨大,其行为已超出必要的限度,属于以不正当的手段攫取查良镛可以合理预期获得的商业利益,在损害查良镛利益的前提下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杨治于2002年首次出版时将书名副标题定为“射雕英雄的大学生涯”,将自己的作品直接指向金庸作品,其借助金庸作品的影响力吸引读者获取利益的意图尤为明显。因此,杨治的行为具有不正当性,与文化产业公认的商业道德相背离,应为反不正当竞争法所禁止。

  同时,被告通过盗用上述独创性元素吸引读者、牟取竞争优势,获利巨大,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严重妨害查良镛对原创作品的利用,构成不正当竞争。

  杨治应赔偿查良镛经济损失人民币168万元,联合出版公司、精典博维公司就其中30万元承担连带责任;

  经法院比对,《此间的少年》中人物名称与金庸作品中人物名称相同的有65个,包括郭靖、黄蓉、令狐冲、东方不败等。

  杨治应赔偿查良镛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开支20万元,联合出版公司、精典博维公司就其中3万元承担连带责任;

  此前,该案被称为“同人作品内地第一案”。

  目前,“同人作品”是否侵权在法律上并无明确规定。“金庸诉江南一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该案的判决结果或对今后“同人作品”发展具有一定指引意义。

  杨治作为金庸作品的读者,在创作之前即已接触金庸作品,故判断《此间的少年》与金庸作品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应比较作者在作品表达中的选择、安排、设计等是否相同或相似,不应从思想、情感、创意、对象等方面进行比较。

  记者 林思琪 通讯员 阚倩编辑 钟嘉欣审核 熊凤

  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法院认为,本案中,金庸作品及作品元素凝结了查良镛高度的智力劳动,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在读者群体中这些元素与作品之间已经建立了稳定的联系,具备特定的指代和识别功能,具有较高的商业市场价值。金庸作品元素在不受著作权法保护的情况下,在整体上仍可能受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

  《此间的少年》借助金庸作品整体已经形成的市场号召力与吸引力提高新作的声誉,可以轻而易举地吸引大量熟知金庸作品的读者,并通过联合出版公司、精典博维公司的出版发行行为获得经济利益,客观上增强了自己的竞争优势,同时挤占了查良镛使用其作品元素发展新作品的市场空间,夺取了本该由查良镛享有的商业利益。

  ?杨治于2000年创作《此间的少年》并于网络发表。

  责任编辑:

  法院认为,著作权法保护的是作品中作者的独创性表达,即思想的表现形式,不包括作品中所反映的思想本身。当具有特定性格特征与人物关系的人物名称以具体的故事情节在一定的时空环境中展开时,其整体已经超越了抽象的思想,属于对思想的具体表达。反之,脱离了具体故事情节的人物名称、人物关系、性格特征的单纯要素,往往难以构成具体的表达。

  驳回查良镛的其他诉讼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