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幻空间 >

网络小说点字成金 阅文集团上市爆红背后

编辑:凯恩/2018-09-08 12:00

  李婉玲很幸运,她的首作《史上最难初恋》在知名网络文学网站起点中文网上架的第一天就上了首页的销售榜,靠着分析网络小说写法的帖子入行的她说,“从来没想过会这么顺利”。

  如今,仅阅文集团旗下已经有六百四十万位网络文学作者和九百六十万部文学作品,如何在庞大的网文创作群中脱颖而出,考验着个人的智慧和创作热情。

  在中国最大的线上购物平台淘宝上,各式“写作神器”琳琅满目,这些写作软件可根据设定自动拼凑生成段落甚至文章,价格十几元到上百元不等。

  邵燕君认为一个文学批评者,不是去批评网络文学作品存在的好与坏,而是利用专业知识甄别出好的作品。

  数字相差如此之大的背后,是自一四年开始,技术和资本裹挟下的网络文学IP大潮。

  阅文集团是中国最大的网络文学平台,也是竞逐中国网络文学市场的先锋,以数字(数码、数位)阅读和优质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双核驱动,占中国网络文学市场过半份额。

  这两年在中国大陆热播的《欢乐颂》原著出自网络小说写手阿耐,她的另一部代表作《大江东去》描写了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历程,拥有庞大的现实主义布局,2009年获得国家“五个一工程奖”,是首部获得国家级文艺奖的网络小说。

  粉丝效应和明星IP

  十三年前,唐家三少从事那时被普遍称作“民工”的IT行业,月收入不到四千元,并且最终因泡沫经济的影响被裁员在家。

  2016年中国大陆电视剧播放量前十名的作品中,七部由网络小说改编。

  2010年开始,唐家三少的多部玄幻作品被改编成网络游戏,其版税收入也开始翻倍增长。

  月关的历史题材网文《夜天子》,也完成了影视剧改编和拍摄,最近已经杀青。

  各路资本的涌入推动了网络小说产业化的成熟,使网络小说成为泛娱乐产业的重要一环。

  而拓展网络小说业务的平台各有优势,阿里有自己强大的分发渠道,掌阅是中国最大的手机阅读平台,腾讯系能否最终夺得高地似乎还不能盖棺定论。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说:“中国支付方式的改变很大程度上也推动了中国的文化创造,在网络小说的发展上也是这样。比如在国外,人人都用的是信用卡网上支付,只有中国产生了非常便利的网上支付系统,一定程度上也推动了网络小说的迅速壮大。”

  自从八年前在邻居姐姐家看了人生中第一本网络言情小说《谁是我的白马王子》,当年十四岁的郑靖怡就成为网络小说的忠实读者。

  网文作家深谙“写作套路”,网络小说的读者大多都会同意自己用一目十行的速度追赶着剧情,今年二十二岁的樊以南小学五年级就开始接触网络小说了,她说“现在十分钟就能追完三万字的更新”。

  也就是说,在中国,几乎每两个懂得上网的人,就有一个阅读过网络小说。

  于9月21日在上海证交所挂牌上市,招股价4.05元人民币(约0.63美元),上市首日即飙升四成,10月31日股价高达47元,上市一个多月即猛涨十倍。

  遇到喜欢的作品,平时作息规律的她能看一个通宵,“看网络小说能排解压力,怎么说呢,暂时逃避现实?我是射手座的,爱幻想,小说里的世界比较符合我的想像吧”。

  阅文集团CEO吴文辉表示,随着中国文化产业的成长和经验的积累,IP的改编和开发也将趋于“精细化“。阅文集团创立的“IP共营合伙人”等制度,将串连起IP产业上下游,利用“大数据+编辑把关培养”的双重筛选,打造金牌IP。

  由于网络小说一般篇幅巨大,百万字以上是常态,因此,一本网络小说订阅下来也要花上百元人民币。

  现在,网络文学网站不仅普遍接受银联卡、微信、支付宝、话费充值等方式付款阅读,考虑到香港和台湾等境外读者,起点中文网也接受PayPal、台湾ATM等支付方式。

  去年年底纯利润仅为百分之一点二,约3600多万人民币;今年上半年盈利有大幅提高,纯利超过两亿。

  不过,政治力量和商业资本进入网络文学世界后,越来越多地影响着网络文学的自由发展。

  为了及时看到想看的小说,郑靖怡也会充值一些阅读网站的虚拟帐户,“最早的时候微信、支付宝还没有发展起来,我都是用话费充值的”。

  截至2016年底,网上文学网站的用户总数已达2.33亿人,较上一年增加了3600多万,占网民总体的45.6%。

  未来李婉玲还打算把不同风格的网络小说类型都尝试一遍,她说:“就当是练笔了,纯文学我不会写,玛莉苏(形容一种在低程度小说中出现的角色)我还不会吗?”

  今年的《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网民手机网上支付的使用比例达到百分之六十七点五,较去年增长逾百分之三十。

  2013年以来,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等中国互联网巨头纷纷成立各自的文学网站,争相瓜分网络小说IP大饼。网络小说似乎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受到各方追捧,网文写作也从未像今天这样成为实现名利双收的“快速通道”。

  在网络小说界积累了十年人气的《醉玲珑》攒下不少和郑靖怡一样的忠实读者,成为作品改编成电视剧的潜在观众,于是作者十四夜的经济公司——水木本源在合适的时机将这部小说推荐给了影视公司,由《醉玲珑》改编的电视剧也在今年播出。

  今年一月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网络小说版权的利用方式由一次性售卖转向对内容价值的持续开发,一部网文可以被多次改编成电视剧、电影、游戏、漫画等,实现了网络小说版权价值的最大化。

  网络小说“登堂入室”

  让李婉玲羡慕的唐家三少只是受益于这一次IP网文写作者里曝光度最高的,有着相似经历的作者屡见不鲜。

  她口中的“三少”就是五度蝉联“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榜首的唐家三少。

  掌阅科技在2015年开始了自己的网络文学IP化战略,并和百度、阿里、中文在线等平台一起创立了网络小说的“原创联盟”,以打造网络小说精品为目标。

  在腾讯泛娱乐产业布局中,这间专注网络文学生意的公司是极重要的内容生产源头。

  在抢占网络小说IP高地上有越来越多的平台入场,与起点创始人吴文辉领导的阅文集团一较高下。

  徐越说,“玄幻小说带来一种强烈的代入感,仿佛自己就是主角”。

  2017年,三十六岁的唐家三少,版税收入达1.22亿元人民币,是其2012年首登榜首时收入3300万元的3.7倍。

  制作IP投入较高,阅文的内容成本消耗巨大,2014至2016年,分别占主营业务成本的约40%、24%和33%。

  郑靖怡是网络小说付费时代的第一批用户。2003年,起点中文网内部决定推出VIP订阅制度来维系网站的生存,一部网络小说通常先免费开放一部分,后续章节开始收费,每千字三分钱,作者与网站分成。

  情节固化、模式单一的网络小说很长时间被学界诟病,上不了台面。传统文坛也很难接受,网络小说如何能和严肃文学相提并论。

  混迹网文圈十余年的樊以南也是巴尔扎克的粉丝,在她看来,传统文学也好看,可网文有新鲜感和时代印记,“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学有我们的时代特征,好书就是好书,不论是不是网上的,不能因为在绝对数量上网文垃圾多就否定其价值”。

  徐越也表示:“现在对很多网络小说越读越单调,就算跳了两百章再看也不会影响体验。”

  随着互联网文化产业的成熟,网络小说成为重要IP生产源,一部网络小说除了文字价值,改编成电视剧后可以吸引更多的关注:利用明星的影响力和互联网上的多渠道运营(微博、微信等),扩大了IP的影响范围,并为IP的后续变现铺路,提高利用率。

  2016年,占网络文学市场份额最大的阅文集团,向旗下作者发放稿酬近十亿,年收入超过百万的作者已超过百人。

  但在任何一个行业,走到顶尖位置仍然是不容易的。

  在这些读者眼里,网络小说的吸引力并不亚于其他娱乐方式,他们可以轻易在网络文学中找到自己的兴奋点和情感寄托。

  位列富豪榜第四的知名网文作家月关,版税收入已超过四千万。

  文学系出身的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写曾经被指“不入流”的网络小说,但近年来网文写作的巨大红利还是让她心动了,李婉玲说,“我只想赚个三少的零头”。

  月关也向亚洲周刊表示,其原先收入主要是单一的在线阅读分成,有了一定名气后,实体书的出版也带来一些利润,而后来的IP运作,才带来质的改变。

  从来没有一个时期有这么多的读者和作者进入文坛,最底层的人群进入主流文化领域,网络的民主性和草根性使不同类型的作品都能够存在,也许可能导致“民主暴政”,但邵燕君相信读者是会成长的。

  网络小说一个章节有四千字左右,价格约在十五到三十个起点币(一元人民币等于一百起点币)之间。

  而中国另一重量级传统文学奖项鲁迅文学奖也早在2011年公示第五届入围作品时,囊括了晋江文学网推荐的小说《网逝》。

  由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分拆出的阅文集团(HK:00772)11月在香港上市,于10月26日至31日公开招股(IPO),引发全港超过40万人的购买狂潮:

  李婉玲说,“在这一行里面靠灵感根本走不了多远,主要靠技术”。

  时任评奖办公室主任、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主任胡平曾说:“我并不认为网络文学都是大众文学、通俗文学。网络文学中也有很严肃的作品,比如《大江东去》。由于有这样一部分网络文学作品存在,茅盾文学奖无论何时都不能放弃让网络文学参评。”

  今年五月,以“‘一带一路’与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前景”为议题,“一带一路”中国网络文学论坛在中国兰州市举办。

  十四夜的作品《醉玲珑》是郑靖怡最喜欢的玄幻类言情小说,她从头到尾整整看了五遍,“作者的文笔太好了,就像在看电影一样根本舍不得放下”。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认为,现实生活的乏味和无聊让年轻人产生逃避的心理,网络小说通过穿越、玄幻等与现实脱节的题材,提供了一个幻想空间,满足了他们创造另一个世界的欲望。

  网络小说的读者不再被视作小众和另类,乃至在海外也吸引了数量可观的读者。

  比起发轫时期的不被认可,网络小说在赢得资本、走向文学正统化以及文化输出的路上,迎来崭新局面。

  相反,电视剧《琅琊榜》的原本小说,在网站上的点击率其实并不突出;然而大获成功的电视剧改编,再一次带动了网站阅读量的增长,后来又顺利改编为相应的网络游戏,实现了IP的二次变现。

  张颐武说:“一九九八年(台湾作家)蔡智恒(痞子蔡)创作《第一次亲密接触》被视为网络小说的开端,如今快二十年过去了,网络小说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文学现象。”

  邵燕君牵头创办的《北京大学网络文学研究论坛报》,在创刊词写到:“没错,我们是学院派。在这个政治、资本、网文三方博弈的‘文学场’里,我们要坚守学院派立场,坚定不移地站在网文原生力量一边,站在粉丝部落文化一边,在媒介的千年之变中引渡文学传统。”

  应邀到场的网络作家们先后发表《网络作家与丝绸之路之我见》、《让更多的外国人迷上中国网络文学》、《“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机遇与输出现状》等演讲。

  中国网络小说将成为中国文化“走出去”的重要内容。超级IP的出现将引领中国去争取世界凤凰娱乐(fh03.cc)文创市场的话语权,提升中国软实力。

  资本的涌入也改变了网络小说原有的生态格局,原本出于业余爱好和自我表达的创作,已然沾染上了功利性的色彩。

  超额认购626倍,冻结资金5200亿港元(约666亿美元),成为今年冻结资金最高的新股,也是香港股市史上第二高的冻结资金纪录,预估上市后市值达100亿港元以上,发挥“点字成金”能力。

  作家榜品牌创始人吴怀尧向媒体表示,网络作家的收入包括网络连载、纸书版税、手机游戏、影视改编四大来源,其中手游和影视改编占主要比例且增幅巨大。

  另一竞争对手中文在线(SZ:300364)也是上市公司,股价亦即时脉冲,令股民憧憬后台实力雄厚、有股王腾讯加持的阅文集团上市后的前景。

  第一次拿到稿酬的时候,李婉玲去买了一个千元的挎包奖励自己,尽管初战就拿了起点中文网的A签(A签意味着起点中文网将对作品进行网站内的推荐和发放工资),李婉玲还是叹了口气,她觉得自己离这个圈子里的“大神”仍然太遥远。

  近年来,网络文学市场日渐成为资本的新宠,其衍生优质IP创造了巨大的商业价值。影视剧《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欢乐颂》、《后宫甄嬛传》均为网络小说改编的成功大作,引发收视狂潮。

  次年,他开始创作网络小说,二零零五年成为起点中文网的签约作者,日更新一万字,曾创下一百个月不断更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被称为“高产王”。

  写《余罪》的常书欣,在做过三十多份底层工作后开始写网络小说,如今七部作品卖出了六部的版权,他已经彻底改写了自己的命运。

  她在一次访谈中说,“网络时代整个社会的这种价值在变化,文学也是这样,只不过颠覆的不是文学等级秩序,不是‘俗的也挺好’,而是颠覆了二元对立的结构,没有‘雅俗’这个差别,因为去中心化了。”

  李婉玲说,“为了绑定粉丝,凤凰彩票(fh03.cc)很多网文作者至少每天要更新八千到一万字,而且停更一两天就会被骂”,每一个出名的网文写作者也因此大多患有不同程度的脊椎病。

  网络小说甚至在海外也收获了庞大的读者市场,个中利益,是网络文学发生时期难以想像的。

  根据流潋紫同名网络小说改编的后宫争斗题材电视剧《后宫甄嬛传》,不仅红遍中国大陆,也在台湾、香港引起话题,更由Netflix推出美国版。

  李婉玲是半年前决定入行写网络小说的,每天在起点中文网上更新四千字以上,终于完成了首部作品。但她仍然戏称自己是网文创作队伍中懒惰的那一个。

  据中国互联网数据平台上的分析,网文读者遍布各个年龄层,自今年上半年以来,以二十至二十九岁和十岁至十九岁的用户最多,分别占用户总数的三成。

  不过,在阅文集团近三年的业绩报告中,虽然收益增速明显,但集团在2016年才开始实现盈利。

  邵燕君是为数不多肯定网络小说发展的学者,她本人也是网络作家“猫腻”的粉丝,在她看来,网络小说被大多数人诟病,甚至喜欢读它的人也会认为网络小说是庸俗之作的原因在于社会推崇精英教育,“网络小说作为大众文学,原本就是以爽为本的”。

  阅文集团并不是首家上市的网络文学平台,另一网络文学平台掌阅科(SH:603533)

  2011年,茅盾文学奖开始接受网络文学作品参评。

  来源:《亚洲周刊》

  而位于非网络作家排行榜首的“童话大王”郑渊洁,2017年的版税收入仅3000万人民币。

  百度文学旗下的纵横文学网也在今年才实现盈利。

  如今,网文圈内的“大神”们可以依靠写作跻身富豪之列,2017年网络作家富豪榜上有二十位作家年版税收入超过一千万。

  网文IP改编的剧集数量占所有影视剧剧集的比例也在成倍增长,由2013年的14%增凤凰娱乐(fh03.cc)至2016年的45%。

  对初中生徐越来说,网络文学已是每天必不可少的娱乐方式,用他的话说:“同学看动画片的时候我已经迷上网络小说。”现在他的身边,几乎没有人不看网络小说的。

  被改写的人生

  然而,资本的逐利性不断催促着IP加速变现,网络小说IP改编因此也存在粗放开发的弊端,出现不少“雷剧”,吐槽声不绝于耳,无法实现IP的真正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