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幻 >

2016年美国电影市场AFM之行采访好莱坞制片人丘雁:凤凰彩票

编辑:凯恩/2018-12-01 12:31

  随着中国市场在全球市场的地位越来越高,中国电影公司寻求海外合作的热情空前,来参加AMF的中国公司和中国电影人越来越多,而真正成功的合拍片或中美合作并不多,这其中的问题在哪里呢?就此我们采访了同奥斯卡影帝、007编剧、奥斯卡主席等均有过密切合作的华裔好莱坞制片人丘雁。

  沙滩、阳光、棕榈树是圣塔莫妮卡的海滩永恒的主题。每年11月初,全球电影人集聚在美丽的圣塔莫妮卡参加一年一度的美国电影市场。

  美国电影市场展(American Film Market,简称AFM)是美国独立电影及电视联盟主板的年度展销会,也是国际上最大的电影交易会,成立于1981年,每年可吸引来自70个国家、超过8千名影视高层齐聚一堂。

  随着中国市场在全球市场的地位越来越高,中国电影公司寻求海外合作的热情空前,来参加AMF的中国公司和中国电影人越来越多,而真正成功的合拍片或中美合作并不多,这其中的问题在哪里呢?就此我们采访了同奥斯卡影帝、007编剧、奥斯卡主席等均有过密切合作的华裔好莱坞制片人丘雁。

  问:现在中国公司都在洛杉矶纷纷成立办事处,中国资本进入好莱坞,万达收购AMC院线和传奇影业并同索尼签署一揽子影片捆绑投资、华谊兄弟投资罗素兄弟工作室、凤凰彩票复星投资STUDIO 8,还有很多中小型公司也在被中国资本收购或入股,您怎么看这个涌入好莱坞的资本热潮?

  答:好莱坞一直不缺钱,最早的日本、德国,然后是印度、中东,全球各地的新兴市场有了资金以后都想在好莱坞分一杯羹。好莱坞已经形成了一个品牌,它的内容对全球文化和文明发展所带来的影响是资本无法衡量的。因此它的软性价值是无限的。中国资本同好莱坞的合作,既要尊重好莱坞本身既有的体系和游戏规则,又要保护中方投资人利益和目标。很多投资到好莱坞的资金都血本无归,我也曾帮助过一些公司处理这方面的法律纠纷,中国资本在投资时一定要选择熟悉国际操作和好莱坞业内规矩的专业人士做投资顾问,否则很有可能拿到很差的投资条款。同理,来了好莱坞也要讲究专业性,很多好莱坞的电影公司或项目拿到中国的第一笔投资款之后便没有了下文,最近好莱坞著名影星凯文·科斯特纳将麒麟影业告上法庭索要拖欠款项、好莱坞另一间制作公司状告熙影传媒违规操作、违约等法律纠纷频发。以至于好莱坞目前流行一个说法,如果是中国的投资,定金一定要至少给一半才能合作。

  问:最近热议的中美合拍片《长城》下月上映。迪斯尼和索尼都在筹备真人版的《花木兰》。中美合拍片和合作片的走向您怎么看?

  答:中美合拍片最大的挑战就是试图中西方市场兼顾。早期的合拍片尝试例如《面纱》、《谍海风云》等在中西方市场都不成功。迄今为止最成功的合拍片大概是成龙主演的《功夫梦》。后来一段时间出现了被电影局领导批评的所谓“假合拍”,即为了取得合拍片资格,以便获得国产片的同等待遇,而把纯美国的项目通过增加中国角色,或在中国拍一部分,比如《环形使者》。再之后,中国资本开始以纯投资的方式投资到好莱坞电影中,我北美的朋友最近看电影时候总说,一看片头的LOGO一堆中国公司,还以为买错了票。然后便是这部由张艺谋导演、马特·戴蒙和一众中国影星主演的《长城》。我看了预告片,觉得在古老长城的背景里,一群中国人讲着磕磕巴巴的英文,然后还有一个显得很不自然的白人以及怪兽的各种场景,感觉非常不和谐。我个人不太看好这部片子。其实大家不必太过纠结中国的还是美国的,《功夫熊猫》、《花木兰》的成功就是一群专业的电影人以中国为背景创作了一部全球观众都看得懂也爱看的电影。李安拍摄的《少年派》发生在印度,任何一个国家的观众都不会因为这部电影的导演是华裔、演员是印度人就不想去看。《奇幻森林》只有一个小印度男孩主演,其它的演员都是动物,这些电影早就超过了语言和文化壁垒,讲的是众人皆懂的故事。电影语言是相通的。观众在意的只是电影好不好看。

  答:我最早把美国的资金引入国产电影,然后通过投资,带进好莱坞专业的创意和线下人员,例如编剧、摄影师等,同中国编剧、导演一起工作。随后我尝试过同跨文化的双语导演进行合作,把好莱坞演员甚至奥斯卡影帝邀请进国产片,我去年的电影甚至是在美国全程拍摄的,是美国工会电影,整个剧组近百名人员全部来自好莱坞专业团队,演员阵容也是中美各一半。这些合作都很顺利。尤其是制作层面,电影只有部分英文台词完全没有影响到好莱坞制作团队的工作。选题方面,我以前虽然尝试过各种国际合作,而且尽管今年3月的《洛杉矶捣蛋计划》也在北美的20多个城市的20多个影院上映,但这些电影的目标市场都是很明确的中国和华语观众。而我今年启动的几部科幻和奇幻题材的电影都是英文片,全部好莱坞班底,受众是全球市场。也就是说,比如《沉睡魔咒》、《饥饿游戏》这样的电影,在中国市场也会成功,但拍摄的时候并没有刻意去考虑取悦中国观众。我目前还在参与一部中国的IP但是好莱坞团队操刀的大制作,这部戏的思路也是同样的,强调全球性。于此同时,我也在同几位华裔导演合作他们的电影,面向中国市场,而继续沿用创意(例如编剧)和制作层面(例如摄影师、美术等)同好莱坞合作。我觉得还是要定位清楚片子的目标受众,刻意试图取悦两边市场往往都不会成功。

  答:我今年同好莱坞视觉效果团队合伙共同购买了五个剧本的开发权,都是面向全球观众的英文片,科幻、奇幻或动画类型,分别是《航海梦境》、《世纪之巅》、《理想国》、《杰克24》和《火星总动员》。均会找好莱坞一线导演和监制合作。视觉效果尤其重要,因此在早期就要和最顶级的视觉效果专家一起合作。目前我们在完善剧本、谈导演的同时,也在设计前期海报和人物设计等,还在筹备VR和衍生品的制作。我希望今后制作好故事,不论语言和文化。

  问:听说今年AFM随便一部普通的英文片就有十几甚至二十几个中国公司抢。对这种资本的狂热,您有什么看法?

  答:中国的影视市场确实很热,各个行业的资金也都进来了,但专业人士数量有限,导致很多投资都打了水漂。现在拿着钱来好莱坞买买买的公司和基金越来越多,感觉来了炒房团,以前买个批片只要几十万甚至几万美元,现在上百万都不一定抢得到。我觉得目前短视行为很多,但慢慢市场会恢复理智,因此始终保持专业性是目前电影人最需要具备的素质。

  扒得更深,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凤凰八卦”(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