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幻 >

小说中的乔峰,现实中的厄祖都是大英雄

编辑:凯恩/2018-07-30 21:29

  厄齐尔的三则声明,如同英雄乔峰绝望之时三声无奈的长啸,让整个世界足坛为之震惊。他体内流淌的土耳其热血更是如同乔峰胸口刺着的狰狞狼头一般,成为了一名英雄所有不幸的悲剧源头。

  

  【胡汉恩仇,须洒英雄泪】

  选择在这个时点发表声明,不知道厄齐尔已经忍耐了多久。

  世界杯小组赛第一场0-1墨西哥之后,已经有包括马特乌斯在内的各种名宿将厄齐尔诋毁得体无完肤——

  “他的身体语言是负面的,他在比赛中没有欢乐、没有激情”,

  “他只会踢顺风球”,“他应该被放到替补席”,

  “在看完最新的比赛后,我不排除他在世界杯后宣布退出国家队的可能”,

  “厄齐尔是一名被高估的足球运动员,我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地说——他的肢体语言就像是一只死青蛙。这是非常可悲的。”

  

  很好,第二场比赛厄齐尔如这些人所愿没有上场……

  第三场比赛,德国0-2不敌韩国,有球迷甚至当时就在球员通道处逮到了正在离场的厄齐尔,对其进行了言语上的攻击。

  德国出局后,各种名宿、恶势力的矛头又齐刷刷地指向厄齐尔,如同漫天的箭雨——

  “他赛前就状态差(语出莱曼)”,“他不是领袖”,“我们本可以不考虑让他入选国家队(语出德国国家队领队比埃尔霍夫)”……

  是的,这所有人全如同各怀鬼胎、欲除乔峰而后快的“正义人士”一般向着厄齐尔群起而攻之;与此同时,德国足协的高管无一人因世界杯惨败而引咎辞职,德国主帅勒夫被留任,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更如同耶律洪基一般,稳稳坐在宝座上呼风唤雨,顺便让自己的宝贝女婿出任了财政部长。

  

  一边是歌舞升平,朱门酒肉;一边是英雄泣血,孤军奋战。汉还是汉,胡还是胡,似乎只有这个男人的存在才是唯一一个错误。

  【昔时因,今时意】

  自从6月27号德国兵败以来,厄齐尔就越来越沉默,性格偏于柔弱的他难保不会像乔峰一样,为了自己的道义和信仰,将利刃扎向自己的胸口,变成那雁门关外的一抔黄土。

  

  谁能想到,在这个时候,厄齐尔退出国家队的声明公布了出来——只要我还能感到这样的种族歧视和不尊重,我就不会再为德国国家队效力。曾经,身披德国球衣让我感到兴奋和自豪,但现在不是了。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因为我总是为了我的队友、教练组成员和德国的好人们付出一切。但是,当那些德国足协的高官们以这样的方式对待我,当他们亵渎我的土耳其血统,并且自私地将我作为宣传政治的工具,我已经受够了。这不是我踢足球的原因,我也不会对这样的行为坐视不管。种族歧视永远,永远都不能被接受。

  这个声明真的就像是乔峰于绝境中昂首爆发出来的雷吼:我乔峰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行无愧于人,止无愧于心。若是我真的想走,你们哪个又能挡得住???

  

  (球迷骂得了厄齐尔的现在,却忘了厄祖的当初)

  如果真的要走,厄齐尔早在2007年11月就可以走了。那个时候,他可以选择放弃德国国籍,但是他没有。“我在这个国家出生和长大。我在U21的时候很成功,我在这里感觉很好。出于这个原因,我选择了德国。我没有理由不成功。”我有一颗德国的心,这就是厄齐尔的心声。

  如果真的要走,厄齐尔早在2010年10月份就可以走了。当时德国队在欧洲杯预选赛上与土耳其相遇。比赛第79分钟,他接拉姆的直传球,单刀球面对门将德米雷尔时稳稳地将球送入了网窝。进球后,厄齐尔虽然接受了穆勒的庆祝,但他明显面无悦色,“我不希望在2012年欧洲杯上与土耳其队进行任何一场比赛。我的意愿是让两队都进入决赛。”我还有一颗土耳其的心,这也是厄齐尔的心声。

  如果真的要走,厄齐尔其实有太多太多的好机会……

  

  (12年对阵意大利,厄齐尔主罚点球命中)

  12年他可以走,欧洲杯和丹麦队比赛期间,有德国球迷发twitter称有土耳其血统的厄齐尔“没资格为德国效力”,“他绝对不是德国人,一张护照改变不了血统”等等。而11天后对阵意大利,在德国队几近绝望的时刻,是他站出来罚进了点球并斗争了最后的一刻。

  14年他更有理由走,作为主力出战了德国队所有七场比赛的他已经随队拿到了世界杯冠军的荣耀,在那个举世瞩目的荣耀顶点像队长拉姆一样选择离开,迎接他的将只有鲜花和掌声,德国人会说这是我们的德国人,土耳其人会说这是我们的土耳其裔传奇。

  16年欧洲杯、甚至2018年世界杯之前,厄齐尔都可以走,然而对于德国队的那份热爱始终驱使着他,直到现在这个虎落平阳的时候。

  【虽千万人吾往矣】

  

  《天龙八部》第19回,为了救重伤之中的阿朱,本可以一走了之的乔峰陷入了被一众江湖豪杰围困的境地。书中这样写道:“大丈夫救人当救彻。薛神医尚未答允治伤,不知她死活如何,我乔峰岂能贪生怕死,一走了之?”

  5月份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合照后,陷入极大风波的厄齐尔面临的差不多是同样的困境:被德国媒体、极右政党以及某些名宿联合指责,五天后他还被德国足协、乃至德国总统约谈。当时的形势之恶劣正如他本人后来在第三则声明中所揭露的那样——傲慢的主席格林德尔只顾着弄权和宣扬自己的政治理念,那些关注政治而非足球的记者只会攻击他,一群所谓的政客和球迷极尽侮辱之能事,骂厄齐尔是“*山羊的人”,“土耳其猪”等等等等。

  即使是在那个时候,他也有200%的理由可以选择离开。至少,被人说懦夫、“滚去安那托利亚”,要比他后来面对的少得多。最最起码,要少一口80年来(德国80年来第一次世界杯小组赛出局)没人背过的大锅。

  

  但是,他没有退缩。就像乔峰要守护阿朱一样,他要守护的是那件自己“觉得穿起来更舒适的德国球衣”,是那颗属于德国的心。

  假如临阵逃脱,一直信任自己的勒夫怎么办?和自己并肩战斗过的穆勒、博阿滕、罗伊斯等兄弟怎么办?那些对四星德国寄予厚望的球迷又怎么办?从小被妈妈教育不要忘本的厄齐尔连很少回去的土耳其都忘不掉,他又怎么能够忘掉陪伴自己九年青春时光的德国队?即使外界(甚至德国足协)有再多的人对他不友好,但是只要德国队还有勒夫、博阿滕、罗伊斯等人在,这里会永远是他的一个家。

  于是,在这样一种极度敏感的局势下,厄齐尔走进了一条几乎没有退路的死胡同。老帅希斯菲尔德的话可谓是一语中的:“我认为,带厄齐尔和京多安参加世界杯根本不能对他们有什么帮助,他们在那里遭受的压力太大了。在我看来,我们本应该保护他们,并且让他们留在家里,这样才能使他们在之后有一个新的开始。”

  

  是的,勒夫和大部分队友很高兴厄齐尔能留下来,他们有了一位可靠的战友;德国足协希望厄齐尔认错后留下来,他们希望维持球队没有内讧的形象;甚至一部分德国球迷,也希望厄齐尔能够留下来,大家希望能看到这位球场精灵在世界杯这样的舞台上继续演出。但是,所有的人似乎都忘了如何才能够更好地保护厄齐尔,他不只是一位球场上的英雄,他也是一位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我们真的有那么那么爱厄齐尔吗?还是,我们仅仅想让厄齐尔成为我们希望的那个样子??

  【输赢成败,又争由人算】

  “伙伴意味着支持,不管是在好的时候还是艰难的时候。”厄齐尔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这届世界杯厄齐尔只出战了两场比赛。

  

  第一场比赛,在关键传球方面厄齐尔有4次,这仅次于有5次关键传球的穆勒和基米希;在传球次数方面他的74次仅次于克罗斯的85次和博阿滕的84次;在传球准确率、准确传中、准确长传球方面厄齐尔均是名列球队前茅。在所有人集体萎靡的情况下,第一场比赛身为“球场艺术家”的他甚至在关键时刻冲到了球门前来干扰洛萨诺,然而,有些人仍然只看到了他“防守时一动不动”,像只死青蛙。

  第二场比赛,厄齐尔被勒夫“保护性”地拿下,德国第80分钟少打一人,拥有无限开火权的克罗斯在最后时刻绝杀瑞典,为厄齐尔的最后一场大战埋下了伏笔。

  第三场比赛,勒夫仍然把戈麦斯摁在了替补席上,厄齐尔也迎来了国家队生涯的最后一役。这是最最艰难的时候,这场战斗他必须挺出身来支持所有的小伙伴。

  

  (厄齐尔的关键传球)

  在边后卫、前锋把自己当边锋使,后腰把自己当前腰使,全队开启疯狂射门模式的德国队,厄齐尔屏住了呼吸和射门的欲望,希望用全部的努力再次完成一次华丽的助攻。全队射门26次,他仅射门1次,堪堪排在诺伊尔、聚勒和赫克托三名队友的前面;全队关键传球共计23次,他一人就贡献了7次,如果这些机会队友能把握住哪怕一次,德国队的整个命运就将因此改变。但是……

  尽管已经拼尽了全力,尽管两场比赛11次关键传球的数据高居所有世界杯参赛球员之首,尽管他获得了德国球员本场最高的7.6分,但是,在曲终人散的时刻,所有人还是会不自觉地将攻击的矛头对准了他。德国队没有出线?都是你的错!

  【同一笑,到头万事俱空,正赴塞外盟】

  凤凰彩票(fh03.cc)

  聚贤庄之战最后一刻,乔峰想到了少林的哺育之恩,他放下玄寂大师,自知无法杀出重围,再也不动。当单正挺刀向自己胸口直刺过来时,他心中悲愤再难抑制,斗然仰天大叫,声音直似猛兽狂吼。乔峰当时在想:“我到底是契丹还是汉人?”

  厄齐尔在被球迷、名宿、媒体、极右政党围攻的时候,也会再想:“我到底是德国人还是土耳其人?”

  如果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真的爱他,又怎么会在大赛前向他发出“不合时宜”的邀请,让他陷入种种漩涡当中?这位2003年起就站在土耳其权力中枢的人会连这一点都想不到??

  如果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真的爱他,在会见厄齐尔,让其全力备战世界杯后,又怎么会如此放任那些政客恶毒的言语攻击,不站出来替他说上一句话??

  如果德国足协真的爱他,他们又怎么会在风波前后都是一番官方辞令,好像厄齐尔被所有人指责、退出国家队跟他们无关??

  

  厄齐尔从小被妈妈教育忠义值千金,但这个江湖又总是问路不问心。“当我们赢球时我就是德国人,当我们输球时我就是个移民。为什么?”厄齐尔第三则声明中的一连串反问句可谓是字字扎心,只不过扎的不是那些“正义人士”的心,而是他自己的心。

  论功,他帮助德国拿到了世界杯冠军;

  论义,他在德国的捐赠不比任何人少;

  论忠,他曾成为融入德国社会的范例;

凤凰娱乐(fh03.cc)

  论情,他从小在德国长大接并受教育;

  而现在,他能去论的,似乎只有扎心。

  

  (一些人的政治世界厄齐尔永远不懂)

  和空有丐帮帮主和南院大王头衔的乔峰一样,秉性纯良的厄齐尔根本就不懂政治。

  他到最后还在说“在我看来,跟总统埃尔多安的合照跟政治无关,这只是我对家人祖国最高领导人的尊重”,殊不知自己可能只是别人大选棋局里的棋子;

  他到最后还在说勒夫和比埃尔霍夫支持他,结果那两人一个在重压之下沉默不语,一个说出了“我们本不可以考虑让他入选国家队……”

  他到最后还在还活在自己的理想主义里,他那句“我始终认为,伙伴意味着支持,不管是在好的时候还是艰难的时候”让我感叹整个人世间的种种卑鄙。

  是的,这样一位为德国出战92场比赛,贡献23球和40次助攻的英雄就这样转身走了,挥一挥手,似乎什么都没有留下。

  球场之外,德国和土耳其的政客权贵们还在因为这件事战个正酣,还在对他极尽挖苦之能事,但什么赫内斯、马特乌斯、埃尔多安早已不再重要,选择在阿森纳亚洲行之前将声明发出的厄齐尔早已准备好忘掉过去种种的不快,将全部身心投入到新的战斗当中。

  

  不管现有实多不堪,多年之后,我一定会对着自己的孩子说——

  小说里有一位顶天立地的大侠客,他叫乔峰,“教单于折箭,六军辟易”的他最终和阿朱隐居塞外,过着牧马放羊的神仙日子;

  现实里有一位重情重义的好球员,人称厄祖,“九年造四十助攻”的他最终被德国和土耳其两个国家敬仰着,更是我的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