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幻 >

电影《邪不压正》如何颠覆小说原著

编辑:凯恩/2018-07-30 21:31

  时光网特稿 姜文最新导演作品《邪不压正》正在映中,影片改编自张北海所著小说《侠隐》。和以往一样,姜文又对原著进行了“粉碎性”的改编。

  《侠隐》的作者张北海不是籍籍无名之辈。作为一位作家,张北海曾写过不少文化随笔,《美国:八个故事》、《人在纽约》、《美国邮简》等为其代表作。陈丹青、阿城等都曾盛赞他的才华。而《侠隐》是张北海写作生涯中唯一的一部小说作品。

  2007年,《侠隐》在北京出版。出版社的编辑给了张北海十几个名字,都是想买小说版权的。张北海找来侄女张艾嘉帮忙把关,张艾嘉自然对这个圈子很熟,告诉她的叔叔,“这个人不要理,这个人欠钱不给,这个人给的钱太少,这个人是个混蛋……”结果看来看去,最后选中了姜文。后来高晓松读到《侠隐》,也找张北海求购版权,被告知早被姜文捷足先登。

  

  姜文和张北海

  在剧本改编过程中,姜文曾邀请张北海参与编剧,但张拒绝了,并豪爽地让姜文随便改。姜文也真不含糊,《邪不压正》电影问世,故事、风格与原著迥异。

  曾有记者问到张北海,姜文和李安比,谁更是他心目中理想的导演人选。结果张北海两人都没选,而是选择了一代武侠电影大师胡金铨,称他是老北京,又懂武侠。可见同样一个《侠隐》的故事,在不同人心中可能有着完全不同的面貌。

  姜文也是在北京长大的,但他早就声称对“侠”不感冒,对写实的东西似乎也兴致不高。姜文有自己要表达的东西,而这种表达是浪漫主义的,小说中很多现实主义的东西被排除在了电影之外,换成了姜文自己的“私货”。

  电影已经上映数天,看过电影还意犹未尽的观众不如来看看姜文是如何颠覆原著的(因为实在改得“面目全非”,本文以介绍几处重点改编为主)。

  提示一:本文含大量剧透,请谨慎阅读。提示二:电影中主要角色与对应演员为:彭于晏饰李天然、姜文饰蓝青峰、廖凡饰朱潜龙、周韵饰关巧红、许晴饰唐凤仪。

  1电影《邪不压正》中,李天然去美国当了特工,每天在金门大桥下跑步,练了一身腱子肉。有一天,他的美国上司告诉他时机到了,让他回国执行任务并报仇。还给了他两句接头暗号:“还等什么呢?”“C'est la vie(生活就是这样)。”

  

  小说《侠隐》中,李天然被马凯大夫(电影中的亨得勒)救起、养凤凰娱乐(fh03.cc)好伤后,被送往美国,在那里接受了整容手术(身体被朱潜龙烧伤),并上了大学(肄业)。之后李天然在加油站上夜班时,有美国人企图强奸马大夫的女儿Maggie,李天然出手将几人打伤,因此被美国政府驱逐出境。

  小说中,李天然在1937年回国报仇带有一种宿命的味道,并没有什么阴谋在里面。

  2电影《邪不压正》对老北京小吃着墨不多。蓝青峰为了吃醋包顿饺子的做法,更像是相声里的段子。李天然倒是在街上吃过一碗豌豆黄,但也只能算匆匆带过。

  小说《侠隐》中,李天然每天都不厌其烦地查访大师哥朱潜龙的下落。一边结交三教九流,一边用双脚丈量着北平城,不停地逛、吃、逛、吃……粗略统计,《侠隐》中出现的饭局不少于50顿,各色餐馆20余家,各种小吃有100多种。

  书中写李天然,“他就这么走。饿了就找个小馆儿,叫上几十个羊肉饺子,要不就猪肉包子,韭菜盒子。馋了就再找个地儿来碗豆汁儿,牛骨髓油茶。碰见路摊儿上有卖脆枣儿、驴打滚儿、豌豆黄儿、半空儿的,也买来吃吃。都是几年没见着的好玩意儿。”

  3电影《邪不压正》中,李天然回到北平后,掩护身份是妇产科大夫。所以才有了院长给他讲述自己如何割错肾,唐凤仪如何脱了内裤请他打不老针等情节。

  

  小说《侠隐》中,李天然经由马大夫介绍,到蓝青峰办的杂志《燕京画报》下面当了一名英文编辑。同事只有一位亲日的总编和一位亲共的秘书,工作中没有太多奇遇。

  注:关于这颗被割错的肾,很多观众联想到了梁启超。多年来,坊间一直有传言,当年梁启超在协和医院做手术时,医生错将健康的肾割掉,导致梁启超病故。费正清的夫人费慰梅所写《林徽因与梁思成》一书和梁思成的续弦夫人林洙所凤凰彩票(fh03.cc)写《梁思成》一书中都采用了这种说法。

  但经后人查证,这一说法为讹传——梁启超没有被割掉健康的肾,只是存在误诊,割肾手术对当时梁启超的病情并无多少助益。手术后,为了避免大家迁怒于协和医院,梁启超还曾撰文《我的病与协和医院》,澄清协和医院的治疗有效,该不该割右肾责任不在协和,“我盼望社会上别借我的这回病为口实,生出一种反动的怪论,成为中国医学前途进步之障碍。”

  当年为梁启超做割肾手术的刘瑞恒医生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是协和医院的第一任华人院长。电影中,大言不惭地讲述割错肾经历的院长也恰好是一位华人。

  4电影《邪不压正》中,彭于晏在饰演李天然时没有使用配音,台湾腔让很多观众大呼出戏。小说《侠隐》中,李天然确实算不上老北京,他身世不明,但护照上籍贯一栏写的是河北通县(通州是1958年才划入北京市的)。李天然师父一家也不住在北京城区内,只是每年进几次城。但小说中有提到,李天然“从小跟着师父一家说北京话”。

  5电影《邪不压正》中,李天然喊亨得勒医生爸爸。亨得勒医生死后,李天然又喊蓝青峰爸爸,喊得毫不犹豫且声音洪亮。

  

  小说《侠隐》中,李天然无父无母,从小被师父收养,没认过任何人做爸爸。马大夫虽然救了他,养了他,但并不以父子相称。马大夫倒是一直为李天然救了Maggie而感激他。

  6电影《邪不压正》中,蓝青峰送了朱潜龙一副朱元璋的画像,说是他老祖宗。朱潜龙甚至把老祖宗的头像纹在了胸口,做起了“反清复明”的大梦。

  小说中朱潜龙就是汉奸,没提到“皇帝梦”。这个脑洞完全是姜文自己开的。

  7电影《邪不压正》中,反派主要就是朱潜龙和根本一郎两人。唐凤凤凰娱乐(fh03.cc)仪是朱潜龙的小老婆,每天计算着如何扶正,且在李天然面前格外风骚。

  

  小说《侠隐》中,各种汉奸、日本人一大堆。唐凤仪的靠山并不是朱潜龙,而是另一位在北平很有势力的汉奸卓世礼。

  小说里的唐凤仪号称“北平之花”,是整个故事中颜值最高的女性。其人擅长交际,迷倒男性无数,但并不给人低贱之感,也没有打不老针的习惯。电影中李天然曾用一滴水射伤朱潜龙的眼睛,小说中李天然是用这招替好友报仇,他的朋友因追求唐凤仪挨了“情敌”一顿揍。

  小说中,唐凤仪也曾引诱李天然(无奈李天然坐怀不乱),但谈不上爱情,主要是看到时局动荡,想找一个强大男人保护自己。

  小说中,唐凤仪没有在日本人打进北平后跳城墙殉城,而是坑了汉奸一笔钱,偷偷跑路了。

  8电影《邪不压正》中,李天然是以治脚为借口追求关巧红的,屋顶送车可谓十分会撩。小说《侠隐》中,两人没有那么浪漫,就是通过做衣服“勾搭”起来的(小说中,关巧红给李天然做了N套衣服,虽然不如电影中唐凤仪要带去巴黎时装周的皇袍那么奢华,但绝对算得上十分讲究)。两人的爱情也充满世俗烟火味。李天然第一次见关巧红时,注意到两个细节:一、“裤掛松松的,还是掩不住那个身子”;二、“倒是有点师妹的味儿”。

  

  无论是电影还是小说,关巧红这个角色都背负着血仇。小说中,关巧红曾经的老公晚上领着儿子去听野戏,被日本军车撞死了。报案后警察根本不管,关巧红甚至找不到具体的仇人。电影中,关巧红的经历则很像民国“女侠”施剑翘。

  施剑翘原名施谷兰,安徽桐城人,自幼生活在山东济南,曾缠过足。1925年秋,奉系军阀张宗昌与直系军阀孙传芳为争夺安徽、江苏的地盘展开战争,时任奉系第二军军长、前敌总指挥的施从滨奉山东督办张宗昌之命迎头截击。施从滨率军南下时,孙传芳曾连发三封电报要施同他合作,但施不予理睬,反而孤军深入。在皖北固镇的交锋中兵败受俘,被孙传芳枭首于蚌埠车站,示众三日。

  后来施剑翘的三叔以同乡名义将施从滨尸首运回安徽桐城埋葬,并赶到天津给嫂子和侄女报信。死讯传来,年仅20岁的施剑翘就立志为父报仇。

  施谷兰先后把报仇希望寄托在族兄和丈夫身上,不料都落空了,于是她与丈夫离异。这期间她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施剑翘”,取“翘首望明月,拨剑问青天”之意,提醒自己不忘父仇。

  1935年,施剑翘通过手术放开了裹着的双足,并练习枪法。同样在1935年,施剑翘在天津佛教居士林刺杀直系军阀孙传芳,后被捕入狱,1936年被特赦。施剑翘1957年当选北京市政协委员,1979年因癌症去世。

  事实上,书籍《施剑翘传》的影视改编权就在姜文的手上,姜文也一度有过将其拍摄成电影的计划。另有传闻称,《一代宗师》里章子怡扮演的宫二也是在影射施剑翘。

  9电影《邪不压正》中,李天然擅长在屋顶跑酷,而且喜欢大白天跑,毫不避人。为复原北平风貌,姜文在云南实景搭建四万平米的“屋顶世界”。小说中,李天然确实经常飞檐走壁,但主要是趁着夜色,穿着夜行衣行动。并且也没有跑酷成瘾,一般是在敌人家的屋顶趴着,观察动静,有时一趴就是几个小时。

  

  电影中有一段李天然在屋顶骑车的情节,小说中自然没有。在拍摄这场戏时,因为在斜度如此之大的屋顶上骑1937年款的自行车危险系数过高,演员是穿着运动鞋、骑着特技山地车完成拍摄的,后期由特效团队换成符合故事背景的皮鞋、布鞋,以及老自行车。

  10电影《邪不压正》中,李天然俘获了关巧红和唐凤仪两位美女的爱。小说《侠隐》中,关巧红、唐凤仪、马大夫的女儿Maggie、蓝青峰的女儿蓝兰都对李天然有意思。有读者戏称李天然是“北平张无忌”。作者张北海曾对此做过解释,“是作者自己在过瘾”。

  11电影《邪不压正》中,蓝青峰有一个女儿蓝兰,由李梦饰演,基本没什么戏份。这个角色在小说中戏份不少。原作者张北海承认,如果一定要说故事中哪个人物是他,那就是蓝兰。两个人的家世、留学经历都十分相似。

  

  蓝兰的原型是张北海,蓝青峰的原型自然就是张北海的父亲张子奇。张子奇曾任天津电话局局长。张北海透露,小说中提到的当年北平沦陷前后困守古城的二十九军将领都是他父亲的朋友,“不少是我的叔叔伯伯”。

  电影把蓝青峰塑造得亦正亦邪,为达到目的不惜牺牲自己人,小说中没有展现蓝青峰“邪”的一面。

  电影临近结尾时,蓝青峰冒死掩护的国民党将领在小说中身份明确,正是当时的天津市长兼二十九军第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电影中,蓝兰在辅仁大学上学,辅仁大学旧址就在张自忠路。《阳光灿烂的日子》也是在辅仁大学旧址拍的)。

  小说中,张自忠全程缄默,只在下车时说了一句“辛苦了”。张北海曾建议姜文演这个角色,但姜文最终选择了蓝青峰。张北海回忆,《邪不压正》开拍前,他有次见到姜文的助手,助手说,“北海老师,姜文要演你爸爸。”

  12姜文曾想邀请侯孝贤出演李天然的师叔,小说中这是个颇为重要的角色。姜文、周韵夫妇为此还专门请侯孝贤吃过饭。侯孝贤最终没有答应出演,姜文也在电影里删掉了这个角色。不过,周韵倒是被侯孝贤“拐走”,拍了《刺客聂隐娘》。